二格童话

荔枝一万年!

FOUR 重逢

     “我查到贝尔摩德最近就在帝丹高中里行动。”茱蒂在电话里向赤井秀一报告最新情报,“所以我也潜入了那里。”


  “万事小心。”赤井秀一答道。说罢,他的邮箱里便提示他收到了一封来自茱蒂邮件。“我拍摄的,一些比较可疑的对象,你可以看看。”茱蒂解释道。


  “好。”赤井秀一挂断了电话,开始翻看茱蒂的邮件。邮件里有很多照片,照片下都附属着人物的基本信息。他暗赞茱蒂的有心。


  新出智明,男,29,校医;小林澄子,女,30,一年a班班主任......竟然连帝丹小学的消息也有,茱蒂当真是下了血本。他多多留意了这个班主任,眉眼间颇有靓丽的风采,不似寻常的班主任。她身后还有五个学生,有几个看起来也如大人般沉稳,眼睛里丝毫不见小孩的懵懂......


  等等。赤井秀一突然注意到了什么。五个学生里有两个女孩,一个黑发披肩,笑容明朗;一个茶发明眸,脸色却无比冷酷,像极了一个小大人,更像极了......小时候的宫野志保。


  赤井秀一觉得自己疯了。前段时间知道雪莉还活着后便又断了线索,完全没有思路可找,但这样的想法未必也太过荒谬。


  震惊!头脑超乎常人的科学家竟缩小降智变成了小学生?!


  他笑了笑自己的这突然莫名其妙的想法,但这个小孩的模样还是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但他还是遇到了这个小孩。她被一个他感觉似曾相识的女高中生紧紧抱住,两人都昏迷了过去。许是出于害怕吧。他单手握枪轰走了终于现身的贝尔摩德,带走了在场的伤着,仿佛终于扛起了一座山。


  那天是月满,银辉洒遍大地。明美被秀一乘着这极美的月色带出酒店,到医院守了这两个女孩整整一晚。赤井秀一在女高中生的病房里,明美则留在这个小女孩的床边。


  小女孩突然清醒后,看到了床沿坐着同样激动的人。她揉了揉眼睛,仿佛不相信这是真的。“姐姐!”她终于喊了出来。


  “志保?志保真的是你吗?”明美听到这一句姐姐之后,心里的积雪便全部融化。她们的眼泪都夺眶而出,深深相拥着,不愿再分开。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重逢而不自胜的喜悦稍微褪去一点后,明美还是放下了她,“我去叫个医生来看看,好吗?”


  不要去,你就一直陪着我吧。小女孩心里这么想着,但还是让她出去了。她不是什么小女孩,但回归了这个样子却让她更加的懂事。


  “怎么样?”宫野明美一走出病房,便看到门边的赤井秀一。


  “你怎么在这里?那个女生呢?”宫野明美有些惊讶。


  “刚刚爸爸来接走了。噢,便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毛利小五郎。”赤井秀一并不想再谈论这些,便道,“你那边呢?她...是吗?”


  宫野明美点了点头便抬眼看到一个路过的护士,她拦住了这个护士然后带到了病房。


  “唉。”赤井秀一叹了口气。他害怕接下来的见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护士不久就出来了,在门边还和明美谈论着女孩的病情。明美一直在道谢,把那个护士都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可以了啊。”赤井秀一出言制止明美没完没了的谢谢感谢太感谢了真的太感谢了要不是您我妹妹......


  “这是我们该做的啊,明美小姐太客气了。”护士仿佛找到了“逃跑”的机会,便瞬间挽拒了这种“汹涌”的谢意,离开前还不忘插一句,“还有啊,明美小姐男朋友挺帅的啊......”


  “不是啦,你误会......”“我明白我明白的。”护士笑盈盈地离开了。


  宫野明美叹了叹气,进而转向赤井秀一道:“我已经给她说了,让她有点心理准备。她现在叫灰原哀。你进来吧。”


  灰原哀坐在病床上,面向窗外的天空,那里充斥着乌云,丝毫不见昨晚满月银辉的样子。


  “你好啊,是诸星大吧?”她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地问候一句,语气如冰霜般冷漠。


  “是我。”赤井秀一语气却缓和了起来,在场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不太习惯了,“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灰原哀转过头来直视着他,“人各有志,你有你的组织,我有我的组织。我们就算曾经有过交叉,也早就撇清了一切。你没什么错。”


  她顿了顿,继续道:“但我依然恨你。”


  “志保,别这样说。大君他也有苦衷的。”宫野明美劝阻道。她也不想看到这种场面,但她知道自己的妹妹的性格。她只能尽力阻止。


  “姐姐我说了不要叫我志保,这不安全。叫我小哀吧。”灰原哀很快回到正事上来,“我要带我姐姐走。你以前那么洒脱地甩了我们,现在又会有多少真情实感?什么苦衷,都是找借口!”


  “小哀,我们现在的处境都很危险。我们被这位...赤井先生保护起来才是最好的选择。他承诺FBI会保护好我们。我们去美国,有证人保护计划,再也不会有那些人来干涉我们了。”明美劝慰道。


  “哼哼。”灰原哀冷笑起来,她拿出手机发了一条消息,“我已经给现在照顾我的爷爷发了消息,他马上就来这里接我。我不需要什么证人保护,也不需要你一再的承诺。银色子弹使命未尽,我也不甘于被保护。”


  一直没有开口的赤井秀一上前拉住了窗帘,遮蔽住了这满天的乌云。他终于发了话,温言道:“你可以走,因为你现在的样子不容易被发现,但你姐姐不一样。无所谓你怎么恨我,无所谓你现在是否还相信我,我都得把你姐姐留下来。她不可以再被折腾了。”


  “我希望姐姐不要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灰原哀闭上了双眼,不愿再看他。


  宫野明美坐到灰原哀的床沿,抱住她抚慰道,“我知道小哀担心姐姐。但是小哀一定要相信姐姐,姐姐分辨得了是非。我们小哀既然有更多的想法,我们不强求你。小哀今天见到了姐姐,以后你走到哪里,姐姐都会在你身后,不离不弃。”她顿了顿,“赤井先生在琴酒要杀了我的时候又再次现了身,同样,我也就再一次选择相信他。你不要担心我,我信FBI,我更信你。”


  病房的门被敲响,赤井秀一前去打开了门。一个爷爷带着五个孩子出现在了门口。孩子们很有礼貌地说了声“哥哥姐姐好”便到灰原哀的床边嘘寒问暖了起来。赤井秀一发现这还真是照片上的那五个,心里更加佩服朱蒂的眼光。


  “我走了。”灰原哀穿戴好,朝宫野明美告别。与此同时,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小男孩突然注意到了什么,眼光直勾勾地盯着宫野明美和赤井秀一,还未开口,宫野明美便先朝他走去,笑着问候道:“江户川柯南,我们又见面了。”


  ——————

  写小林是因为最近很流行的那个小林贝姐论,正好也可以引出我们哀酱。

  趁着高考前最后一个假期多写了点,接下来我可能就要变成失踪人口了。加油向三诊!

评论

热度(34)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